有关大卫·霍克尼(DavidHockney)关于古代西方大量使用透镜的谬论

 霍克尼的好奇心始于伦敦国家美术馆的一次安格尔素描展,安格尔素描的尺寸那么小,画得却那么准确

 

2000年,在两位助手的协助下,霍克尼在自己的工作室里把历代西方油画杰作按照时间顺序排列,形成了一道21米的“长墙”,结果发现,以1430年为界,画家们的技艺有一个突然的飞跃,写实度骤然提升,通过光学研究者的帮助,霍克尼认为这是画家们开始使用凹面镜的结果。

大卫·霍克尼(DavidHockney)明显没有受过专业 的基础绘画教育 ,也许他是一个画家,但并不是每个画家都接受过专业 的绘画教育,

也丝毫不清楚艺术史,

首先,1430年左右,,正是扬·凡·艾克发明 油画并付于实践的时间,在扬·凡·艾克之前,西方绘画是蛋彩画,用蛋清做为调和剂的一种绘画,塑造能力远没有油画这么好,至于结构与比例的准确性,当一个人的细节没有画好的时候,就算结构比例是准确的,你也会感觉很怪,看了一些1430年之前的蛋彩画,事实比例大多数都没有问题,

这个是 杜乔·迪·博尼塞尼亚(1255-1319)的作品,这张是比较典型的,丝毫看不出有比例与结构的问题

只是在人物塑造上,区别不大,人物几乎是一样的 ,这个是个人能力与材料的双重局限

个人能力不说了,材料上,使用油画进行深入脸部细节塑造,就会比较容易实现区别化,如最为相像的左2跟左4的人物,其实二人在眼角,嘴角是有区别的,,如能深入刻画是能够画出区别的

VCG41115615274 (1)

 

 

第二,古典大师的高度写实并非难以做到,安格尔素描的尺寸那么小,画得却那么准确,这幅国内学生的作品有什么地方不准确的吗??肯定有,但你没有对比真实照片是发现不了的,安格尔的作品也是,现在你只能从结构与比例去分析其准确性,但与写生对像像不像,,你无从知道

 

201231094857210

 

 

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的作品更让人吃惊,

除非是要照片去对比,否则根本就没有必要使用透镜,人的长像有区别,各人的人体比例也有很大的区别,相差5%,不会有不对的感觉,而这点很容易做到,不需要透镜

 

不过现在的超写实绘画,他们是有使用投影的,因为现在是会跟照片进行对比的,很容易看出区别,

另外这些绘画他们更重视细节,特别是脸上的毛孔,痘痘之类

而且这些人也不是什么大师,画超写实的基本上都是小青年,有些甚至都没有接受过美术教育,这种只是一个简单的技术,

试一下油画纸

初习油画,不可能保留大多数作品,而如果不保留,油画框白白丢了太可惜,单独只买布也不贵,只是单独的布如果不打算保留 的话,更加不好在放,,于是试着在纸上画了一下,其实也没有太多区别,可能以后会变色,但 做为练习是没有问题的,特别上网找了一下油画纸,还真有,300克左右的厚度,先买了一些,纸面的可能会吸油,我到时先用底料刷一层应该就好了

 

买了二种,今天 收到了,奥文油画纸用的是平卡纸,卡纸的硬度非常好,可以立起来(画的时候后面要有垫的板),从二边拿起的时候,也不会变型,不知道画上之后会怎么样,但应该在 中间托一下就没事了,,,

上面有刷一层涂料,涂料有一点质理效果,,试了一下用于练习非常不错,不吸油,跟油画布几乎没 有多少区别,除了质理效果不是很好之外,几乎是完美的,做为练习也不太需要用于质理,

 

另外一种是布纹卡纸,就是加厚的水粉纸,硬度感觉 但也还可以,基本上差不多,不会有使用的问题,,,后面找了一下,这种的有很多品牌,只是这个品牌包装成了油画纸,其它品牌都是当成水粉纸在卖,

有压制出布纹的效果,但是没有涂料,,介绍上说有一层高密度纸在表面,不宜吸收,试了一下,事实上是吸油,但不吸色,用刀可以刮掉色,,虽然画起来初看不会有问题,但油被吸掉了,是对于绘画的过程,,,肯定是有影响的,油会吸掉了,会干太快,会跟画水粉没区别,整个手法都会不一样,以后会变色的问题就不用讲了,

必须要刷一层底料来解决,刷完之后,有一定的纹理效果,但与真实的布面还是有区别,可能更接近那种非常细的布面,

 

另外纸面画画阻力的感觉,就是手感,跟在画布上还是不一样,,不过这不是大问题,,换成画布时适应一下就好,

 

二者价格都差不多,4开,17到20,十张,只是相近尺寸画框的10分之一左右

梵高与高更的关系

要搞清楚梵高与高更的关系,首先一点,要搞清楚二人当时的境况,

梵高是一个完全不被人看好的画家,没有正规的美术教育,甚至没有几个艺术圈的朋友,在当时,依然是学院派的天下,印象派画家都是法国艺术学院的教授或者学生,简单说就是受过高等美术教育的天下,梵高这样的人,很难依靠绘画难以生存,现在也是一样,

 

但梵高有其弟弟迪奥在资金上的支持,一个月150法郎,在现在的很多书与文章中,把梵高写得贫困潦倒,有几个比较,一是其最知名的画室黄房子的租金是15法郎一个月,另外是梵高的邮差朋友一个月的收入就135法郎,有4个小孩,生活得还不错,当然梵高的开支会比普通的家庭大,油画颜料,用品都比较贵,梵高还有一些个人爱好,,这才显得琼迫,,但这比绝大多数画家要好得多,很多画家都买不起颜料,

基本有三点,,1,梵高在艺术上上被人看好,2,相对于其它未成名的画家来说,有钱得多,3,其弟迪奥是著名画商,其家族在整个欧洲艺术界也是非常有影响力

 

高更,上面说到当时的艺术圈都是学院派的天下,梵高难以生存,高更也是一样,只是做为后印象派画家,在圈子里有一定名气,比梵高要好一点,高更是非常精明的,他的目标不是能生存下去,他有很大的野心,为实现这点,他的选择是异域采风,这事实 上跟现在国内的画家去画少数民族没有区别,,

 

他们走到一起,基本原因就是这样,梵高想借高更的名气,建立起南方画院,至于作品的所有权与分成,现在不太清楚,这个不会是问题,梵高不是一个会让人吃亏的人,   ,

高更的画在当时是卖得出去的,如果他在南方画院画过一 年左右,梵高就可以通过迪奥卖出一部分画作,赚钱效应有了,就会有其它画家进来(绘画没有很多人想的那么高尚),整个生态就形成了,基本上提供画室,用品与模特以及生活费用,花不了多少钱,只要作品能够卖得出去,就很容易维持,,

 

这个对于梵高来说非常重要,因为迪奥在这个时候已经资助梵高8年左右了,梵高依然没有卖出一张画,单纯自己他觉得可能难以持续,而且这个时候,其弟已经结婚,有了家庭的压力,而这个南方画院的设想,可以帮他们兄弟二解决掉经济问题,自己虽然可能在这个上面赚不到钱,但其弟可以借此带来一定的收入,跟前院后厂没有区别,

 

 

对于高更来说,他只是想试试看的态度,他应该没有太过于排斥梵高的南方画院的想法,毕竟艺术的方式都差不多是这样,你要获利别人的赞助,你就要给他大多数作品,,这个合作是可行的,

但高更更希望通过梵高来接近迪奥,以直接获得迪奥的实质支持,再去塔希提岛,

 

这是二人本质上的矛盾,加之在一些问题的看法不同,最后破裂

从题材来看,高更更有心机,会选择那些有可能会引起别人兴趣的题材,而梵高没有这方面的算计,他想到什么就画什么,看到什么就画什么,有钱画模特,没钱画自己,

题材的区别 也反映了性格与心态,梵高极度想挽留高更,最后事得其反,,

 

他们二人并没有像一些网络文章说的那么复杂,什么“相爱相杀”,不知所谓,梵高对于高更,除了艺术上的崇拜,他与高更的交往,更多是的为了事业上的成功

 

个人是比较难以接受高更在看到梵高割掉耳朵之后直接就走了,太恶劣了,梵高也许会因此直接死掉,在没有照顾的情况下,

我觉得他从来没有把梵高当做朋友,只是觉得他是一个想合作的疯子,但高更的确给了梵高多在艺术上的帮助,梵高的成熟作品都是在其与高更合作之后才画出来的,,梵高明显接高更的很多建议,

 

高更在大洋洲最后的几年,向巴黎的友人要了向日葵种子,画了4幅向日葵的作品,不知道在这个时候,梵高是否已经成名,但无论如何,

向日葵对于高更与梵高是有重要意义,高更喜欢梵高的向日葵的画,而梵高也曾用于欢迎高更的装饰,对高更来说,画向日葵肯定是有意义的,,个人觉得他应该是在忏悔与怀念,当年对待梵高的方式,

其实高更是一个聪明人,他完全有办法找到一个与梵高和谐相处一短时间的办法,在 南方画院呆上一二年,支持了梵高之后,他本人得到迪奥支持不是一件难事,高更的塔希提之旅,生活也不 至于过得那么惨,

油画与水粉有区别

今天收到了淘宝买的画材,快递员又放在社下路23号了, ,二个相近的地址,出现二个23号,

偏偏那个23号今天把门关了,我在楼下喊,看看上面有没有人,回来一个人,结果他也没有钥匙,后面到11多下去才看到他们有人回来了,拿了东西

 

试画了一下,默写我之前熟悉的水果与陶瓷罐,构图能力都在,大概也在,但没法画完,不知道是水粉与油画的区别还是自己已经忘记了怎么画,事实本身也不太会画细节,

有一个明显的区别是,油画干的太慢,画糊之后,,新加的色块没有用,,应该是没有干的原因,可能要控制好油量与节奏,,另外打底也只能用薄薄的一层,如果比较薄的话,还 是比较容易干的,

 

如果想要画得比较快的话,可能没法像水粉一样,用新调的色块覆盖,没有水粉来的快感,只能像苏永康一样,整个一并画下去

上网搜索了一下,这个叫直接画法

 

有点失落,,虽然只是一个爱好,没有想依靠这个生活,但开局不利于总不是一件好事,明天去写生看看